宾利“Blower”

4 ½ 升机械增压车型 - 宾利“BLOWER”
对许多宾利粉丝来说,一提到威严的宾利“Blower”,这部战前年代的标志性宾利赛车,总会联想到他的驾驭者,宾利小子亨利·(蒂姆)·伯金爵士(Sir Henry (Tim) Birkin)的潇洒英姿。但出乎意料的是,在所有克里克伍德工厂制造的宾利车型中,这款 4 ½ 升机械增压车型竟然是最不被看好的,连创始人宾利先生都曾反对开发这款车型。但它却在巨大的压力下逆风翻盘,每亮相一场赛事都能为宾利赢得更多关注。

对澎湃动力的无尽追求
到1928 年,竞争对手与宾利之间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,这不仅对宾利在赛车界的地位造成了冲击,也让宾利意识到是时候为 4½ 升车型的开发画上句点了。对宾利先生来说,应对的方法显而易见,那就是提高发动机排量。他成功开发的 6 ½ 升 Speed Six一举夺得 1929 和 1930 两届勒芒总冠军,以大获全胜说明了一切。但是但对于蒂姆·伯金爵士(Tim Birkin)来说,他还是更为青睐搭载 4 缸 4 ½ 升发动机的机械增压车型。

1929 年,伯金爵士委托宾利生产了一系列由独立工程师阿默斯特·维利尔斯(Amherst Villiers.)开发的 4 ½ 升机械增压车型。由于安装了机械增压系统,功率得以从 110 马力提升至 175 马力。为了满足当时赛车规则的要求,“宾利 Blower”的生产数量必须达到 50 台,而为伯金爵士团队提供资金的正是财力雄厚的女继承人,伟大的多萝西·佩吉特(Dorothy Paget)女士。

宾利先生却对这个想法持反对意见,他认为机械增压系统“偏离了这款发动机的设计理念,并会破坏其性能”,但伯金爵士还是说服了时任宾利董事长的沃尔夫·巴纳托(Woolf Barnato)批准了该项目。宾利先生的意见被驳回。

伯金爵士 不同寻常的赞助人
昆士柏勋爵和美国女继承人宝琳·惠特尼(Pauline Whitney)的女儿多萝西·温德姆·佩吉特(Dorothy Wyndham Paget)是英国最富名望的马队老板之一,麾下拥有众多出色的赛马训练师,并赢得过 1532 场比赛的胜利。而另一方面,她也是一个脾性难以琢磨的人。到了晚年,她将所有活动都推迟到晚上进行,包括在下午 6:30 吃早餐,晚上 10 点吃午餐,到了清晨再吃一顿丰盛的晚餐。但在 20 世纪 20 年代末,年轻的她在布鲁克兰的出访中激发了对赛车运动的极大兴趣。她让蒂姆·伯金爵士(Tim Birkin) 教她开车,而且据称她还曾化名为温德姆女士(Miss Wyndham )参加过竞赛。伯金爵士形容她是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女赛车手之一。如果没有她的赞助,宾利 Blower 可能永远不会被写入赛车传奇的史册。

Blower 的勒芒征程
梅赛德斯-奔驰车手鲁道夫·卡拉西奥拉(Rudolf Caracciola)和蒂姆·伯金爵士(Sir Tim Birkin)在 1930 年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上的巅峰对决已成为一个传奇故事。就像众多传奇故事一样,戏剧化的部分和真正的事实已无从分辨。在比赛中,宾利派出了三支 Speed Six 车队,伯金爵士则派出了独立机械增压 4 ½ 升宾利车队。伯金爵士和卡拉西奥拉(Caracciola)从一开始就难分高下,其中一个被广为流传的片段就是伯金爵士驾驶着Hunaudières 径直越过 SSK Mercedes 后,两个轮子跑掉在了草坪上。这两辆车最终都没能坚持到终点线,从而把机会留给了巴纳托(Barnato)。最终,巴纳托(Barnato)和搭档格伦·基斯顿(Glen Kidston)驾驶着名为“Old Number One”的 Speed Six 夺取了最后的胜利。

宾利先生曾建议伯金爵士在驾驶“Blower”时采用“龟兔赛跑”的战略,好让梅赛德斯车队过分轻敌,从而帮助Speed Six 车队赢得胜利。但事实上,很有可能伯金爵士在追逐胜利的过程中只会用一种方式,那就是竭尽全力。宾利的赛车经理诺比·克拉克(Nobby Clarke)准确地总结了 Blower 憾失耐力赛冠军的原因:“欲速则不达。”

不畏艰难,勇往直前
在 1930 年的波城法国大奖赛上,Blower 终于迎来了它最光辉的时刻; 在赛车场中,伯金爵士驾驶他的超大宾利,在一众布加迪大奖赛获奖车型中成功突围,最终取得第二名的英勇战绩。凭借超过 2 吨的净重,伯金爵士驾驶的 Blower 几乎可以被认定为大奖赛有史以来最“重量级”的参赛车型,一款专为参赛定制的公路旅行车。

伯金爵士的另一台车牌号为 UU 5871 的宾利 Blower,为了征服布鲁克兰赛道,而被专门改装成为一台装有流线型散热器的单座赛车。经过改装的发动机,最高功率可达 240 马力。1932年3月,伯金爵士驾驶着这辆战车以137.96 英里/小时的成绩打破布鲁克兰赛道单圈速度记录。过程中,由于混凝土路面质量较差,他的车经常被颠起到半空中。

用工程师和汽车历史学家劳伦斯·波默罗伊(Laurence Pomeroy)的话说:“伯金爵士在赛道上所取得的惊人战绩,以及他所驾驶的外观气宇轩昂的赛车,为他们的故事赋予了浓厚的英雄气概和传奇色彩。”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