宾利“蓝色列车”

宾利 Speed Six“蓝色列车”
宾利 Speed Six“蓝色列车”是一款最能展现二战前的宾利所具有的独特魅力、惊人速度和超强动力的车型。宾利小子沃尔夫·巴纳托(Woolf Barnato)就是驾驶这辆战车,击败了从蔚蓝海岸开往加莱的著名的蓝色列车 (Train Blue)。而直到 2015 年,欧陆 GT3-R 才在复办的 Car Magazine 赛道测试中打破了巴纳托(Barnato)早在 1930 年便创下的平均速度纪录。

多年来,这台击败蓝色列车的宾利一直被认为是由车身制造商 Gurney Nutting 制造的一款 Speed Six 双座轿跑车。其拉低的车顶弧线,2 + 1 式驾驶舱设计,以及后部的单一侧座,凸显出整车精简、低调、分明的轮廓,这种独特的设计正是宾利团队设计现代版欧陆 GT 的灵感来源之一。

然而,有关巴纳托(Barnato)到底是驾驶哪台 Speed Six 穿越法国的,一直是个谜。是 Gurney Nutting 版,还是他的 Mulliner 车身定制版?或许,每段传奇都有它的秘密......

宾利车手,敢为人先
沃尔夫·巴纳托(Woolf Barnato)-- 南非的金伯利钻石矿巨额财富的继承人 - 最伟大的“宾利小子”。毋庸置疑,他是一名出色的运动员,但除此之外,他还是一位愿为热爱而慷慨解囊的杰出管理人。1926 年,在宾利苦寻资金之际,巴纳托(Barnato)成为了宾利汽车公司的董事长。宾利先生认为他是所有车手中最出色的,而巴纳托(Barnato)在勒芒“三次首发,三场胜利”的全胜战绩证实了宾利先生的判断。

1930 年 3 月,巴纳托(Barnato)出席在戛纳附近举办的游艇晚宴,当时罗孚(Rover)和阿尔维斯(Alvis)刚刚战胜了从圣拉斐尔到加莱的蓝色列车,因此与火车竞赛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。而巴纳托(Barnato)却对此不以为然,认为这项成绩“没有什么了不起”。他以 200 英镑作为赌注,打赌自己的 Speed Six 能够轻松击败这趟开往加莱的列车。

巴纳托(Barnato)的同伴很清楚他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人,因此都没有接受这个赌注。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巴纳托(Barnato)下定决心要踏上这趟征程。第二天下午 5:45,当蓝色火车驶离戛纳火车站时,巴纳托(Barnato)和他的同伴,业余高尔夫球手戴尔·伯恩(Dale Bourne)离开戛纳的卡尔顿酒吧,驾驶 Speed Six 动身出发。

暴雨、大雾、艰难险阻
在从戛纳到里昂的 185 英里路段内,两人遭遇暴雨,因此行程受到了影响。早上 4 点左右,在行至里昂和巴黎之间靠近欧塞尔的路段时,两人在寻找事先安排好的加油站时又浪费了许多时间。等待他们的挫折还没有结束,在行近巴黎时又突遇大雾,而且唯一的备用轮胎​爆胎。经历了诸多坎坷,巴纳托(Barnato)和戴尔·伯恩(Dale Bourne)终于在早上 10:30 到达加莱。他们以平均每小时 43.43 英里的速度,在当时尘土飞扬和崎岖不平的道路上行驶了 570 英里,创下了举世瞩目的非凡成就。

火车到达加莱之前
巴纳托(Barnato)先于火车抵达加莱后,决定继续前往伦敦。他搭乘一艘渡轮穿越英吉利海峡,在海关接受众人挥手致意后,驱车近 700 英里,终于在下午 3 点 20 分将他的 Speed Six 稳稳地停在圣詹姆斯大街的 Conservative Club 门外。过了四分钟后,蓝色列车才抵达加莱站。

尽管法国汽车制造商协会对他在公共道路上赛车的行为开出了约 160 英镑的罚金,并禁止他参与 1930 年的巴黎沙龙,但巴纳托(Barnato)确实在这场非官方竞赛中一举胜出。虽然巴纳托(Barnato)声明自己只以个人名义参加各项赛事,而非作为宾利董事长......但还是没有说服当局。

那么帮他赢得如此殊荣的到底是哪台 Speed Six?
多年来人们一直认为,沃尔夫·巴纳托(Woolf Barnato)击败蓝色列车时所驾驶的宾利 Speed Six 是由制造商 Gurney Nutting 设计制作车身的双座轿跑车。当然,作为宾利的董事长,他确实已将这辆车收入囊中;当代艺术家特伦斯·库内奥(Terence Cuneo)在那幅著名的素描中也将这台车描绘成了 Gurney Nutting 双座轿跑车。

但最近,Gurney Nutting Speed Six 的现任所有者布鲁斯·麦考(Bruce McCaw)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,证明这台双座轿跑车可能是在那场比赛结束之后才完成生产的。还有一些历史学家认为,坐拥众多宾利座驾的巴纳托(Barnato)当时驾驶的是他的 Mulliner 车身定制版四门 Speed Six,而并非 Gurney Nutting 双座跑车。

为了解决这一争议,西雅图的收藏家麦考(McCaw)仔细研究了巴纳托(Barnato)那台 Mulliner 车身定制版Speed Six 的底盘和发动机,并尝试将车身安装到不同的宾利底盘上。他在 2003 年 8 月的圆石滩老爷车展上展示了复原后的 Mulliner Speed Six 以及他所收藏的 Gurney Nutting Speed Six。

布鲁斯·麦考(Bruce McCaw)承认,尽管可能永远无法找到确凿的证据,但是巴纳托(Barnato)在与蓝色列车竞速时驾驶的是 Mulliner 车身定制版轿跑车的可能性极大。而即便如此,Gurney Nutting 双座轿跑车还是被很多人称为蓝色列车双座轿跑车(Blue Train Coupé),而且它也一直是宾利历史上最具设计代表性的车型之一。它不断激发着宾利设计师的创作灵感,并在 2015 年迎来了 85 周年纪念的那场封神之战。

“蓝色列车”相关信息和数据:
• Gurney Nutting Speed Six 双座轿跑车采用一次性设计
• 与赢得勒芒总冠军的 Speed Sixes 搭载同款 180bhp 发动机
• 车内配有单个后侧座和鸡尾酒柜
• 在二战前的戛纳和加莱之间的国道上达到过 43.43 英里/小时的车速
• 对于巴纳托(Barnato)驾驶哪台 Speed Six 赢得赌注仍存争议
• 巴纳托(Barnato)和副驾驶伯恩(Bourne)在蓝色列车到达巴黎四分钟前抵达 Conservative Club
• 收藏家布鲁斯·麦考(Bruce McCaw)为 Gurney Nutting 和 Mulliner 两台“蓝色列车”宾利座驾的所有者
• 因“在公共道路上赛车”,宾利被处罚金并被禁止进入巴黎沙龙

Read more